夜霜

【开学了 随机出没】
双面/夜霜 weibo:夜雾凝霜
战联/数码/少歌
八神太一男神w 永远的!♡
孙悟饭是小天使!
大二狗 一枚文手 偶尔刻章
尝试产摩高组的粮!她们和议书一样的那么萌!
恶谜长篇大纲中 咕咕咕
最近沉迷石动双叶和teru,想成为叶花证婚人。
teru彩沙怎么还不结婚?
顺便百合控 不喜我也没办法…
偶尔写读书有感

【花叶/绝望组】《幕后》-03

*学期结束前最后一次更新。

*也许圣诞还会冒一下,不过一般要迟一百年。

*大纲已经写完了,现在全篇已经完成1/5-1/4左右。


03-花柳香子

  这个剧本不仅仅是俗套的爱情故事,多亏了正式排练前的空闲时间让我对大场奈奈的这个剧本有所改观。


  男女主是青梅竹马,可惜这样的关系在那种阶级分明的时代里受到了层层阻挠。无论是男主还是女主,他们的家人大多是选择了在这条鸿沟前停止前进,并且都在劝他们也不要去逾越。


  爱情经历磨难的过程真的还是挺俗套的,不过我的思维却无法从这剧本塑造的一些配角人物上脱离。


  男主的妹妹虽然是出生在这样一个墨守陈规的时代和家庭中,但她却有着和这时代大多数人完全不同的思想。可以说是打破了父母给她安排好的未来,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吧。十分好奇是该是由谁来出演这样一个角色,才能充分体现她的人格魅力。


  而男主哥哥的经历则和他极其相似,也曾在这样的时代中反抗过,不过他的弟弟是正在反抗的年纪,而他已经屈服于这个时代和家庭的重压下了。


  她的兄妹,也是除了女主外男主在整个故事中摇摆不定的主要因素之一。


  相比之下,作为一开始就努力冲破时代洪流和身份地位的模板男女主难以提起我的兴趣。撇开戏份的占比多少,我反而更想尝试一下男主哥哥的角色。


  不知道是因为这样荒唐的原因还是主役的压力,一次又一次在家中进行的自我练习都以失败告终。虽然不想承认,但我所演绎出的男主角甚至不能让我自己满意,总是让人感觉缺少了重要的部分。


  “何况若是为了你,那我便会无所畏惧一往直前。”我意识到这简直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角色,若是这句台词由我来说出。


  明明在此期间我已经快把剧本翻烂了,原本的空白处也是密密麻麻的注释。想到要将这样糟糕的男主呈现给其他演员看,十分苦恼。毕竟这对大家来说都是重要的舞台,何况还会有花柳家那位的精湛演技所形成的鲜明对比。


  不过我也没有让时间停下来的本事,很自然地便到了舞台剧第一次正式排练的日子。除了以前共演过的星见纯那,所有人我都是那天第一次见到。


  比如和我几乎是同期舞台出道的爱城华恋和露崎真昼;比如英国留学归来的舞台剧演员神乐光;当然还有一手筹办起这次舞台的花柳家继承人。这些都是我之前没有机会接触到的人士,我知道,上帝对一直以来都如此平凡的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不过对于初次开启的人来说那大门外所能触及到的光芒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亲眼见到的大场奈奈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她不过是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她瞬间就可以和大家打成一片,“大家基本上都是第一次见,在正式开始前先互相认识一下吧。”


  第一次见面难免尴尬,不过大家也都是有资历的舞台剧演员,氛围很快便好了起来。“星见前辈。”似乎是和大场认识,在那边打过招呼后她向我走了过来。“石动桑,好久不见,虽然有些晚了,不过恭喜你拿到了主役。”她是这么跟我说的,“不得不说不亏是奈奈创作的剧本,这一次的角色真的很适合你我二人,一起加油。”


  “好的。”我点点头,那时我才知道星见纯那所饰演的是男主的姐姐,也曾了解过她的一些经历,她确实能够演绎出这个角色身上的每一个闪光点。让人疑惑的是,她也是和克洛子一样的看法。


  过多的赞赏反而让人怀疑,这个角色真的就如此适合我吗?明明我自己觉得如此糟糕。


  是花香。在我还在思考的时候,清淡舒适的香味闯入了我的思绪当中。我抬起头,看见了站在我面前的蓝发少女。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却马上确认了来者的身份。


  她是花柳香子。


  “妾身名为花柳香子,请多指教。”名副其实,据说花柳家除了远近闻名的日舞,闻香也是每个人必备的技能。


  “我是石动双叶,之后的舞台请多指教了。”因为身高的问题,我得略微抬高视线才得以对上视线。本以为花柳家的继承人身上多多少少会透露出上位者的傲气或是无意让他人感到压迫的气场,在她的身上我却完全察觉不到。


  粗略看去,大概是一位恬静的并且十分普通的少女?

不过没想到这样的印象很快就被之后的事情打破了。

我切实感受到了名为花柳香子的舞台,她为何能将角色饰演地如此惟妙惟肖?为何能产生这样程度的共鸣?恐怕我巅峰时期也无法做到这样好。明明只是还没有依托任何道具和灯光的排练,但是在故事的最后,我将“她”亲手送上舞台中央时,所有的光仿佛真的离我远去。


  所有人都在闪耀,只有我被留在了黑暗的帷幕之后。

和花柳香子之间更是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本不该如此,明明是很重要的第一次练习,却还是展现了如此糟糕的一面,现在想起也只有更深的懊悔和……


  “石动桑,你还好吗?”我想其他人也早就观察到了这糟糕的表现,短暂的休息期间,坐在我旁边的星见纯那欲言又止,“你是不是不太舒服?在我的认知中,你的舞台不应该是这样的。”我知道她想要说什么,虽然她已经足够委婉了。


  石动双叶根本就没站在这个舞台上。


  “你的舞台本应该……”


  “你的舞台糟透了,石动。”我被从上而下俯视我的人的影子给盖住了。


  作为花柳家继承人的她说起话来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纵然都是实话。若是放在以前,我并不会有任何实际的反应。那时却被莫名其妙的情绪冲昏了头脑,“唰”地一下站了起来,几乎是要撞到她的脸上去,双眼紧盯着她:“我知道,这不用花柳小姐来提醒我,之后我自然会做到最好。”


  一点点的好胜心与自尊心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

气氛不是太好,星见纯那想要调节却无济于事,因为花柳香子一点都不在意周遭的看法。“你知道什么?你如果真的了解角色,就不会把男主演成一个畏畏缩缩的笨蛋。”


  “你!”


  “你什么你。”她怼地我无话可说,“他虽然一直在这样黑暗的时代中挣扎,摇摆不定,但是即使是到最后他失败了,他也未曾透露出一点自卑。而你呢?男主的傲骨被你吃了吗?他又不是在底层摸爬滚打的自卑小人……”


  批评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无法记全,只记得花柳香子可谓是“句句诛心”,毫不留情。

毒舌、毫不在意他人想法的自我中心的女性,对花柳香子的第一印象可真是和我一开始饰演的角色一样糟糕。第一次的排练也因为逐渐有争吵势头而草草结束。


  真的太糟糕了。


  情不自禁地将内心想法说了出来,虽然很小声,却还是被同在一间更衣室更换戏服的香子给听见了。


  “双叶亲,妾身就看起来那么凶?”


  “不是啦。”我急忙回答,毕竟那个时候是第一次见面,对于每一个人的认识都停留在表面。何况即使是现在,舞台的帷幕也仅仅被揭开了一角。


【花叶/绝望组】《幕后》-02

*只要我肝够我今天就能完结。

*对不起我肝当然不够。

*这里花叶不拆党,拒绝克叶CP谢谢合作。


02-人生的剧本


也确实没有过去多久,毕竟从甄选开始到公演也不过一年出头。这在我如今已二十余载的人生中甚至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这一年间所发生的事情,我想已经可以写成一份剧本了吧。而那大概就是——

石动双叶的人生剧本。

从开头到结尾都历历在目。

“大、大...香蕉?”

“是大场奈奈。”坐在对面的人啜了一口饮料,然后纠正了我的误读,“虽然她是新人,不过最近上映的那场由各大知名演员出演的舞台剧的剧本就是由她创作的,她在舞台剧剧本的创作领域也算是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了。”

“是由那位天堂真矢主演的舞台剧?你对她还真是感兴趣。”目光仍然停留在手上的剧本上,我没有留意到克洛子好像停顿了一会后才回应我。

“对,正是天堂真矢。”

日法混血的西条克洛迪娜是我的好友,尽管我和她的交集大概只有同为舞台剧演员这一点了吧。她是拥有丰富才能,曾多次以儿童演员身份在舞台上出演并且活跃至今的舞台少女。自从在之前的一次舞台上和天堂真矢合作后,她的竞争意识好像更加强烈了。

虽然之前克洛子也有过视他人为对手互相争夺闪耀的时候,但这一次对那位天堂真矢的关注程度之强让人吃惊,我不免觉得这已不仅仅是身为对手该做的了。

也许这就是宿命,两人互相争夺闪耀的身影让身为平凡人的我感到太过耀眼。就像是这剧本里的男主人公,他的人生实在是太过老套且平凡了。

尽管是艰难地通过了几百人的甄选拿下了这次舞台的主角,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和坐在对面的克洛子吐槽一下:“克洛子,你就这么肯定这个大场奈奈的创作能力?我看了一下剧本,这是不是有点太老套了。啊啊啊,在甄选之前我可没有想过接到的是这样一个角色啊。”

何况我也没有想过居然通过了这次甄选。

我苦笑着将剧本摊开在她的眼前,克洛子倒是很快就浏览了起来。而她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平静变得有些为难,但是当她翻阅到剧本的后半部时却放下了手中的饮料转变为了十分认真的思考状。

到底是想起了什么?

“双叶,我觉得这次舞台对你来说是一次绝妙的机会。”最后她合上剧本交还了给我,正色道。

“我知道。”我知道的,舞台名家花柳为其继承人所筹备的这次舞台到底有多吸引人,作为参加过甄选的人已经切实感受到了。虽然我对于花柳家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毕竟也是一名舞台演员,花柳家的名号也是听说过的。

对于少有机会接下了主役的我,这是确实是一次机会。我并不缺乏上进心,我想这也许是我舞台生涯甚至整个人生的一次转机。

当然,世事难料。

坐在对面的她却叹了口气。“我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不仅仅是因为这次的舞台有花柳家的关系,我觉得这个角色真的太适合你了。在我接触过的舞台演员中,你的演技并非是最精湛的,但对于这个剧本的男主是最佳的。”

这还真是一针见血的赞美。

“至于大场奈奈的剧本,虽然是这个故事是老套了一点……”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这么说吧,也许让平凡老套的故事演绎出璀璨生辉的舞台就是她的强大之处。有机会的话,你去看一场她的现在正在上映的那个舞台剧吧。或许你就能够感受到了……”

“不过你是不是很快就要剧组见面然后开始排练了?”克洛子好像才想到这个问题。

“是的。”我点点头,“这么说起来我还稍微有点紧张哈,这还是我第一次接到这样大型舞台的主角役,而且对戏的居然是花柳家的继承人。这还真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场景。”

“怎么,石动双叶开始害怕了?”

富有挑衅意味的回答不禁让人想起初见的场景,但是她好像不是完全在和我开玩笑。“不过我能够理解你适当的紧张,我想不仅仅是你,应该大部分参演人员和后台都会对这次舞台打起十二分精神吧。”

而物极必反这种情况总是存在的。

“花柳家这次搞这一出,是有点想让他们的继承人开始挑大梁的意味啊。这次的舞台,据说从资金募集、后台人员的准备到演员甄选都是花柳的继承人一手操办的。而且这一次的舞台参加人员好像大部分是资历尚浅但是表现突出的新人,比如负责剧本的大场奈奈。这样看来,是很有想法的一个人……”

“怎么说?”克洛子的消息渠道总是比我多,这则讯息让我十分好奇了。

“花柳家名号的反响你已经看到了,若是这个舞台能成为这个新人团队的出道之作,会得到很棒的反馈吧。毕竟想要在现在竞争日益剧烈的舞台上站稳脚跟,无论是想法还是做法都需要创新,何况……”

“……她要背负……”看来哪怕是自己书写的剧本也无法完全记下来呢。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我还在思考,克洛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饮料喝完起身离开了椅子。“双叶?”回过神来,她的手晃得我有些头晕,“你在想什么,差不多该走了,在正式排练之前还要熟悉台本和自主练习,你接下来应该也会很忙了。”

“说的是,大概之后又很少机会见面了。”我回答道,虽然更忙的那个人总是克洛子,“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很好奇,如果花柳家的继承人想要创造一个不同凡响的舞台,那么这个老套的剧本会有怎样一个结局?”我发誓当时完全是突然提起。

是最后全家大团圆的励志结尾,还是老套无聊的阶级产物下的爱情悲剧?无法预测,因为我并非创作剧本的大场奈奈。

“会是悲剧吗?”只看这老套的剧本故事,这应该是大部分人会猜测的结局。

石动双叶的人生剧本也无法预测了,哪怕我是书写者。

“我不知道。总而言之双叶你加油,故事虽然老套,但是这个角色真的太适合你了。”克洛子当时是这么对我说的。


【花叶/绝望组】《幕后》-01

花叶天下第一!
需要注意:
*脑洞来源于: @旬九舒枫歌
大概是身为舞台剧男役的双叶台上台下都对香子动心的故事。
*知识有限,思考了很久剧中的这个舞台剧该用什么,最终选择了一本书的情节。应该挺容易猜到的...可能会有点出戏吧。
*佛系更新。咕咕咕

01-舞台之上
此时此刻,就在这舞台上所存在的理想和现实,我想我大概无法一碗水端平。
我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我所处的世界也本该是一个平凡的世界。可是呈现在眼前的舞台与人却是如此的耀眼。
舞台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对约定好要永远在一起的青梅竹马,虽是青梅竹马,但这两人所处的身份地位却有一定的差距。不能说是无法逾越的鸿沟,但是放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下主人公的努力便显得十分无力,真是十分老套的爱情悲剧。若非编写剧本者有足够的功底为它铺垫并且演绎者有足够的感染力将情感带给观众,这只能是一次失败作,可对我来说又是十分残酷的现实。
舞台的帷幕早已在此处升起。
男主人公并没有冲破时代的桎梏。
“你得往好的方面想,外面有更加宽广和美好的世界在等着你,所以你就不要再伤心了。”‘他’伸出手抚摸面前人的脸庞,‘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出。
确实如此,哪怕是外面城镇最底层的学院和自己所处的穷乡僻壤相比都更胜一筹。若是‘她’能够前往那样的世界,一定能够得到更好的资源,一定更有机会视线梦想。无论未来阻碍的是何物,‘他’都一定是支持的。
何况,这恐怕是‘他’能够为‘她’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将‘她’送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即使未来‘他’无法走上那条路。
只因为两人是如此的不同吗?这样想着的我手被对方轻轻拿开。
“我知道,无论如何我是一定会去的,只、只是……”‘她’的声音带上了哭腔,这是这场舞台里我最喜欢的一部分演技,“我还是希望和你一起,毕竟我们约定好了吧,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永远地在一起,对吧?”
于是我抱住了‘她’。
“会!虽然目前失败了,但是至少我现在还没有放弃和你一起去追逐梦想。何况若是为了你,那我便会无所畏惧一往直前。所以你先放心地过去吧,好吗?”
‘她’点了点头说道:“我等你。”
而后,因为‘他’想要亲眼看到‘她’实现梦想后世界第一闪耀的样子,因为仍旧想和过去一样伴随着‘她’的成长,于是‘他’松开了环绕着‘她’的手臂,‘他’伸出手将‘她’推向舞台灯光汇聚的中央,然后‘他’自己停留在了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之处。
对方身上特有的花香也离我远去。
舞台所有的光汇聚于一点,那映入眼中的人在挥舞着、高歌着,所做的一切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舞蹈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向‘他’伸出了手,似乎是邀请,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可是灯光并没有打在‘他’的身上,反倒是汇聚在舞台中央的灯光黯淡下来。也许细心一点的观众才会发现吧,我按照着剧本向前迈了一小步。
然后,然后,然后会发生什么?
我不清楚,只是知道在舞台帷幕完全降下的时候自己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个舞台剧目前只上演了第一部分,在大场桑完成第二部分的剧本之前,我想没有人会知道这个故事的后续。就和现在的我一样也不知道如何去应对等待着自己的未来,去应对那未知的事物。
都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那么在舞台之上所滋生的情感,又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够在这舞台的帷幕后被现实给磨灭呢。
是的,这确实只是我的一次、重要的舞台演出而已,至少这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是当时间随着舞台的排练逐渐流逝时,当所有灯光一次又一次汇聚到舞台中央的花柳香子身上时,心中的灼热感使我察觉到这个舞台或许对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次机遇、一次舞台了。若用剧中的‘他’的风格来讲述,这个舞台似乎就是石动双叶命中注定的舞台。
在作为舞台剧演员正式出道之前,我和剧中的‘他’一样,只是生长在一个平凡家庭的人。想要在时代洪流中逆流而上实在是太难了,何况是那种年代不被看好的所谓“先进思想”。
本该就这样平凡地过完一生,不知道‘他’最终是否能够做到?
因此作为同样异类的舞台少女而进入舞台演艺之路的我,注定被这样的故事所吸引,注定成为剧中的‘他’,然后被这样的她所吸引。
而被这个舞台选中,大概就是我和她能够交汇的唯一一条路吧。
只是作为男役站在这个舞台上,注定了我与舞台上的‘他’有所不同。而作为名家花柳继承人站在这个舞台上的她,也注定了舞台上的‘她’与花柳香子完全不一样。
石动双叶和花柳香子的故事完全不同。
并没有相伴多年的美好回忆,甚至不过相识一年而已;自然也没有剧中人物那从小到大所培养的深厚感情,甚至在舞台正式演出之前还有过一段不算愉快的争吵期;甚至现在无法表达这份心意,无处发泄心中的痛苦。
可是我,我还是——
“石动桑。”突然轻拍我肩膀的是一同出演这次舞台的星见纯那,她算是我的前辈了,我也作为毫无意义的配角和她合作过几次。她挥了挥手,我知道是时候谢幕了。与之前的谢幕有所不同,因为这一场是千秋乐所以花费了更长的时间。
最后,鲜花和掌声从四面八方向着站在舞台上的我们涌来。作为主角,我牵着花柳香子的手站在舞台的中央。
“大家不要忘记,千秋乐过后是庆功宴哦~”这是上台前大场奈奈的嘱咐。
明明我感觉并没有过多久。

【迷宫组】《夏日妄念》

是这位的点文 @风雪孤岛
写不长抱歉orz
至于克洛上天堂建议梦里见_(:з」∠)_

《夏日妄念》
在这个夏日才刚开始的时候,滚滚热浪暂时击溃了她脑海中那呼之欲出的话语和情感。
西条克洛迪娜十分感谢她那从法国过来专门看望她的小伙伴,这至少让她能够排除心中杂念然后打起十分精神去招待她的小伙伴。在休息日挽着小伙伴的手臂,穿过中庭,穿过走廊,一点一点地向对方介绍圣翔音乐学院,现如今这个自己所生活学习的地方。
这让西条克洛迪娜觉得自己好像又经历一遍了来到圣翔这一年多曾经历过的事。
输的是我,天堂真矢没有输。
回忆随着周遭的景物不断变换着,然后停在某处。电梯口旁边的警示灯闪着红光,天堂真矢站在她的面前。显然是刚刚练习完,挂在脖子上的白色毛巾有肉眼可见的汗水。
不愧是首席。
“克洛,这位是?”过于安静了,她的法国小伙伴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氛,于是她用母语询问克洛。
天堂真矢却先西条克洛迪娜一步,她向面前的法国友人伸出了手:“圣翔音乐学院九十九期生首席,天堂真矢。请多指教,希望克洛迪娜能够带您在学院里尽兴。”
她因天堂真矢这一口流利的法语感到惊讶,虽然对方不知为何大有来者不善的意味,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与天堂真矢进行了一番礼节性的问候。手与手接触时她感到了一股突如起来的压迫感,不过很快便消失。
“首席”这个词承载的一些事物,西条克洛迪娜的法国小伙伴切实感受到了。
不愧是几近完美的首席生天堂真矢,从圣翔音乐学院的历史到它大大小小的每个地方甚至角落她都详细介绍了一遍,她们就这样在一个不太正式的场合聊了许久。尽管西条克洛迪娜至始至终被晾在了一旁,仿佛她们两人才是多年未见的挚友。
莫名其妙。天堂真矢反常的举动让她忍不住吐槽,心中升起了现在就想拉着自己小伙伴走开的冲动。
不想先一步认输的想法扼制了她。
是的,她不想输给任何人,不想输给天堂真矢。即使是在那场甄选过后,这样的想法也从未改变。即使是她说出了那样的话,即使是天堂真矢又一次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可这是为何?
西条克洛迪娜不想深究下去。这个夏天实在是太热了,一股又一股的热浪向她袭来,这让她头疼到不想思考任何复杂的事情。她感觉自己即将被一股浪潮所吞没,脚步却迈不开丝毫,唯有他人才能将她拉起。
吞没她的是她的思绪,被吞没的却也是她的思绪。
幸好天堂真矢最终放过了她和她的小伙伴。
“我还以为你要纠缠不休。”尽管这倒是她所期待的。
身体被温暖的浴池水包裹着,敷着毛巾的头上还飘散着水蒸气,天堂真矢的心情却好像因为这句话跌入了冰冷的谷底。
难道是自己之前表达地太过隐晦?这个想法马上被她否定。
西条克洛迪娜不过是带着她多年未见的法国小伙伴游玩而已,很快就会结束的,她这样安慰自己。目前自己还是好好享受练习后的休闲时光吧,不过偷偷摸摸从浴池另一边贴过来的花柳香子让她头疼,自己就不应该在她在的时候过来自找麻烦。
“天堂桑看起来很困扰啊。”花柳香子不怀好意地在她耳边轻笑。
“我可没有什么好困扰的。”天堂真矢闭上双眼想要享受舒适的泡澡时间,嘴上却还是忍不住回敬了对方,“倒是石动同学今天怎么不在花柳同学的身边呢?”她清楚地知道花柳香子想如何调侃自己,这样便不如抢先一步。
她偶尔也拥有一点坏心眼,就像现在这般。
虽然花柳香子在甄选过后也得到了改变,但大概是因为那一颗糖结下的“仇”,她也还是装模作样地轻哼了一声。“双叶亲一直都在妾身身边,这就无需天堂桑当心了。天堂桑应该担心一下自己吧……”
“或者说,应该担心一下随时都会溜走的西条同学。”因微小的动作,天堂真矢身旁溅起了水花。花柳香子脸上的笑意更深:“听双叶亲说西条同学的法国小伙伴这次来找西条同学会呆很久,估计要待到秋天呢。”
“是吗?”天堂真矢无意间回应了对方。
“等到了秋天,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那份热度恐怕也会散去了吧。”花柳香子继续说道,“只是想要取代西条同学小伙伴的位置,这样想的天堂桑并不无耻。”
不,想要在其之上,渴望更进一步。
“既是傲慢的女人为何不大大方方地展现自己的嫉妒。”花柳香子从池水中坐起,雾气缠绕着她,发梢上的水珠增添了几分魅惑,“妾身好像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不过就当是对天堂桑上次帮助妾身的回报吧。”
会寂寞的。
曾经花柳香子和她经历了同样的东西。
为追赶自己的人,为支持自己的人,必须一直当最棒的自己的使命感。
天堂真矢知道,西条克洛迪娜也知道。即使是最后输了甄选,这样的彼此也未曾改变。她的目光从未移开,而她亦是如此。她已抛出了橄榄枝,西条克洛迪娜也终于向她伸出手,只是——
她想这最后的果实还需要她亲自摘取。
季节向秋天过渡的时候,西条克洛迪娜的挚友回到了法国。
“你还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事到如今还要参加甄选夺取top star吗?”
“记得。”
“是嫉妒啊。”天堂真矢看向西条克洛迪娜,“若是别人当上了top star,若是别人沐浴在我的star的光辉之下,那就实在是太让人嫉妒了。因此——”这次她直接伸手握住了西条克洛迪娜,“你这次是否愿意成为我的top star,Ma Claudine.”
傲慢的女人展现了她的嫉妒,天堂真矢将她从思绪之潮中捞起。。
在这个夏日即将结束的时候,西条克洛迪娜对天堂真矢的妄念被微凉的风吹散。

【花叶/叶香】《ookini》

只是想看香子反过来用ookini调戏双叶w

《ookini》
“回家?”两张已经签好的请假条在石动双叶的眼前晃来晃去。
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她措手不及,“可是……”但是想起对方在revue时说过的话,石动双叶还是决定乖乖闭上了嘴。
如果我赢了,那双叶亲就要和我一起回京都。
她倒是好好地记住了这个约定,看着这样的双叶,花柳香子满意地笑出了声。“双叶亲,这次回家请把你的摩托也带上哦。”
“为什么?”这样的请求实在是让人惊讶,她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嫌弃脸,“不过是那么短的假期,香子你带上摩托车是打算做什么交通工具回家啊?”
“新干线。”
这三个字从花柳香子的口中振振有词地说出来是一点都不可信的,当石动双叶好不容易推着摩托车完成新干线行李托运的手续时,她在心里更是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最终坐到新干线上时她已经是满头大汗,花柳香子倒是马上舒舒服服地坐了下去。
这家伙。她叹了口气。
要是香子每次都能够给自己报销费用就好了。石动双叶无奈地翻找自己早已瘪下去的粉色钱包,不然自己总有一天要养不起花柳家的这位大小姐吧。
花柳香子这时候突然不安分地贴了上来,“香子,很热啦,快起开。”石动双叶托起对方的下巴想要把她的脑袋从自己肩上移开,花柳香子反而是得寸进尺地搂住她的脖子不撒手。“双叶亲就这么嫌弃妾身?明明妾身都没有嫌弃一身汗臭的双叶亲啊。”
“既然这么嫌弃,就快点从我身上移开啦。”话虽如此,石动双叶却还是乖乖地给对方当着靠垫一动也不敢动,毕竟轻微的挣扎都有可能把汗臭带到对方身上。虽然口口声声地说着要矫正对方,明明决定了不再惯着对方,石动双叶却还是无法完全做到。
她太安心于此处散发的花香了。
新干线的列车仍旧向前开去,石动双叶和花柳香子的影像清楚地映在车窗上虽然也许确实有什么被她改变了吧 ,又或许是她也需要相应的矫正。
她想终有一天她们都能够想明白。
“双叶亲,待会到站后载我去一个地方吧。”不过现在她的首要任务是搞定这位花柳家的大小姐。
“等到京都已经很晚了吧,香子你是想要去哪里?而且香子你这一次回家没有和师傅还有阿姨她们说过吧?你还要在回家的途中摸鱼是一定会被骂的!”双叶无奈地回应道,对方却躲闪着她的视线,“这个不用双叶亲担心的,况且revue的时候说好了要一起回京都的吧,你应该要信守承诺的。”
果然没有跟家人报备过啊,这就头疼了。“好好好,我知道啦。”石动双叶最后还是屈服于对方的拳头雨攻势下,“的士费还有精神损失费500万。”
“那就这么说好了。”花柳香子反常地答应下来。
一直到新干线到站她也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原本回到京都就已经花费了很长一段时间,再加上等待被托运的摩托车。等到石动双叶走出来将头盔递给花柳香子时已经是傍晚了。她不知道香子究竟想去什么地方,得亏现在还是五月,这个时间点视野还算明亮。
“双叶亲,快点快点。”已经戴好头盔坐在后座的花柳香子不停地催促着她,石动双叶也不怠慢,戴好头盔跨上摩托车后便启动了发动机。“香子,你想要去哪里?”她转过身去问道。
“先往前开就是了,我会给你指路的。”花柳香子显得有些急躁。
“原来你根本没有目的地吗?!”她还是发动了摩托车向着香子指引的方向开去,眼前都是熟悉的景物,只是石动双叶祈祷着花柳香子并不是真的想要漫无目的游走了。
“到了!”喊声几乎冲破她的耳膜。
最后摩托车在一座熟悉的桥上停下,车子停稳后花柳香子就马上跳了下来沿着桥往下走去。“香子?”石动双叶没有等到回应,也只好推着摩托车紧跟着前方的花柳香子。
然后在河边停下。
石动双叶不知道是该因为在仅剩光线下波光粼粼的水面还是花柳香子突然拿出铺好的野炊餐布而惊讶。“香子?”她尝试询问对方,却被花柳香子突然拿出的礼盒堵了回去。
是她最喜欢的大豆粉骨头。
“啊……”
“这是这次的的士费。”香子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变调,可惜的是石动双叶在逐渐变暗的环境中无法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不过之后她终于是明白了新干线上香子所说的话的含义。“然后是双叶亲的精神损失费噢~”
“是石动双叶亲独有的节目哦。”她在双叶的耳边小声呢喃道。
作为补偿,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我世界第一闪耀的样子。
她看到了,或者说是她的视线从未移开过。
一直揣在手心里的扇子张开再合上,波光粼粼的水面反射着仅有的光线,若隐若现的光照在了翩翩起舞的花柳香子身上。在逐渐变暗的环境下,她的视野没有白天那样清晰。但是这样的黑暗下,却又恰到好处地衬出了花柳香子在河边舞动的身姿。
石动双叶安静地在餐布下坐下,一根又一根地吃着她最喜爱的零食。
“ookini。”当花柳香子停下舞动坐在她的身边时,她也不清楚这哭腔是为何。
“ookini~ 双叶亲,声音太小了哦。”
也许她也得到了相应的“矫正”吧。

粉色印台废了没有花叶色了
平留白再次失败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迫害完香子

咕咕咕的一刊
差点忘记宣传了
占tag致歉
链接见评论。

【花叶/绝望组】《seed》

一般用上绝望组的tag我都想写虐,只是想而已。
脑洞来源是CP关键字:1.意外惊喜。2.等价交换。3.只注视着我。

《Seed》
时间总是在忙于照料某人中悄然流过,因此在圣翔音乐学院度过的第一年和第二年对她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是校园周边人物的更替,而她终将要面对的事物从未改变过。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额外的不同,大概是今早爱城华恋带给她的意外惊喜了。
尽管说是惊吓也不为过。
爱城华恋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所以她也是很干脆地将信封拍在了她的桌上。“早上好,双叶!”爱城华恋很开心地和她打起招呼,丝毫没有留意到她身旁一副如临大敌样的露崎真昼,“我今天在和真昼桑来学校的路上遇到了一位100期的后辈,她说这个十分重要所以一定要让我亲手交给你。”
难道不想一想为什么那么重要的东西还需要转交吗?石动双叶一边吐槽一边接过了信封。原本还昏昏欲睡的花柳香子却在此时凑到了她的身上,“啊啦,这莫不是仰望双叶亲的小粉丝写的仰慕信。妾身都还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这可真是让人嫉妒。”这样说着,花柳香子将手伸向信封却难得被对方给一手拍开。
这样的行为接收到对方了意料之内的反馈,不满的拳头轻打在后背上。“我又没有出演Starlight的主角,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东西啊。”她回答道,装作不在意地将早已见过的信封塞进抽屉。
哼!花柳香子不满地撇过头去,可是她也很无奈啊。
石动双叶并不是第一次收到那位后辈的信了,因此她一眼便认出了那熟悉的信封,只不过这是那位后辈第一次让别人转交给自己。花柳香子猜的也确实八九不离十,不过那大概已经不能称之为仰慕者了吧……
毕竟是她自己都要看不下的内容:
偶然观看到了99期前辈们出演的第一次圣翔祭并且被石动前辈所演绎的角色给深深吸引了,虽然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因此我都有好好地观察过前辈。比如说前辈那帅气的骑车姿势!啊,有些语无伦次了。总而言之,我十分的喜欢前辈!因此,我想……
她避开花柳香子的视线,偷偷地在桌子下打开信封浏览起来。又是同样的内容,她叹了一口气,明明自己已经明确拒绝过她了啊。石动双叶实在是不明白,她所出演的束缚女神不过是舞台上昙花一现的配角,究竟能够传达什么,或是…她自己到底有什么可以吸引这位后辈的地方。思考到这,她趴在桌子上将视线移到花柳香子身上。
对方毒辣的反瞪让她意识到这次自己必须要完全打消那位后辈的幻想才行,不然她大概没有办法度过这煎熬的上课时间了。于是她将信封揣进兜里,在老师离开讲台的瞬间便从座椅上弹起,这似乎吓到了她的后桌。
“抱歉,香子!”石动双叶诚恳地以双手合十势站在花柳香子的面前,“我把之前你送给我的御守给落在宿舍了,缺少了它真是十分不习惯呀,我想回去拿一下,所以你就先和华恋她们一起吃午饭吧。”
石动双叶自认为花柳香子不会对这个理由产生任何怀疑。
“葱的话夹到我那就好。”离开时她不忘提醒花柳香子,她可不希望花柳香子的挑食给其他人带来麻烦。然后石动双叶便迅速消失在花柳香子的视野中,偷偷地摸到了100期学生经常聚在一起吃午饭的地方。
“嗯……”有些难找。不过当她来到某处草坪时,那位后辈倒是在一阵哄闹声中自己来到了她的面前。周遭的人甚至因为这边的动静而投来疑惑的目光,石动双叶有些庆幸自己早点能够扼制这种现象。“那个……”由于之前都是直接拒绝了主动偷偷找上来的后辈,这一次换成她自己先开口反而无法有效地组织语言。
“对、对不起,石动前辈。”惊讶的是,面前的后辈先她一步开口阻止了可能到来的尴尬,尽管这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她摸不着头脑。
“真的十分抱歉。”站在她面前的后辈又进行了一次道歉,“我最近才发现石动前辈似乎因为我的纠缠而陷入了麻烦中,很抱歉我对前辈上次拒绝了我的任性请求后仍抱有幻想,我今后不会再打扰前辈了……”
好神奇的展开。她心想道。
随后石动双叶将口袋中的信封还给了面前憋红了脸的后辈勉强安慰道:“没有关系,我今天过来找你就是想要彻底说清楚的。虽然有些困扰,不过并没有给我带来麻烦。”
听到这句话的后辈却几乎惊掉了下巴。“可是,前辈您的青……”她停顿了几秒,“总是和您在一起的那位朋友似乎因为我的问题对前辈特别不满。”
香子?
“啊不,她并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内心所想的竟脱口而出,在旁人看来如此武断的回答似乎十分奇怪吧。于是她转开了话题,“比起这个,我倒是有一些好奇,在Starlight里不过是出演配角的我究竟有什么可以吸引你的地方。”
好像是个糟糕的话题,如果被香子知道了大概会被嘲笑吧。不过石动双叶真的十分想知道,只不过是隐藏在主角光芒下的她,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用来吸引观众视线驻足的。
而且并非是老师或是一直陪伴自己的某人的看法,她也想要获取这样的事物。
“是的,束缚女神确实只是Starlight里其中一个配角。但正是因为是石动前辈来演绎,这个女神的角色才得以神形具备。我知道……”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窘迫使这位后辈看似鼓足了勇气才继续说了下去,“应该说是大家都知道千华流代表什么,而我观察到了前辈为此所做的一切……”
甘愿沉浸在明知无法逃脱的束缚命运中,如此演绎出的角色除了绝望还带来了其他错综复杂的情感。
配角的闪耀自然被主角给盖过,但是剧中剧外重合度之高给她带来了震撼。她撒了谎,她并不是一开始便被身为前辈的石动双叶的演绎给吸引的。反而是在她留意并观察了校园内这一对青梅竹马的举动之后才被对方所饰演的束缚女神给吸引,或者说被束缚女神所传达的情感所感染。
而今相比爱慕,这位后辈反而是更加好奇花柳香子究竟是用什么束缚住了石动双叶,于是她问道:“我也想问前辈一个问题,为什么前辈您和花柳前辈的关系这么要好。像是被绑在一起的连体婴儿一样,甚至前辈您可以为她付出那么多……”
她不太想听下去了。
“我听她的,她是我的。”
“这是等价交换。”她故作轻松地打断了自己的后辈,“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话,那我就先走了。”
这还是石动双叶第一次对后辈有失礼数,但是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因为没有吃饭而浑浑噩噩的大脑上,她想她现在应该赶紧回去和香子一起共进午餐了。
也许是因为想要吃午餐的欲望太过强烈,她在前往约定地点的途中便遇上了有些生气的花柳香子,一直放在内衬胸前口袋的御守在这样的场合被对方给翻了出来。
之前的掩饰都失去了效果。
“双叶亲果然是收到了情书吧?为什么不和妾身分享一下喜悦?”花柳香子生气的脸霸占着她的视野,右手则是恶意地掐着她腰间的肉,“作为惩罚,双叶亲今晚就给妾身来揉脚吧。”不过石动双叶倒是因此清醒过来。
“香子别说的以前我没给揉过脚一样!”
虽然不太愉快,不过她的后辈倒是再次提醒了她,在不远的未来等待着她去面对的东西一直都没有变过。幼年所种下的种子已经长成大树,而她想要见到这颗种子开花结果那最灿烂的时刻。
自己所种下的因,那也要吃下那颗果。
她因此而甘愿被束缚着。

【花叶/叶香】如果某天两人互换身体

脑洞如题,最近写的各种东西让自己有点抑郁所以想写点欢乐的。
为了脑洞而写,想到哪写到哪,没有什么剧情逻辑。

如果能接受再看下去吧。


爱城华恋觉得今天的石动双叶和花柳香子很奇怪,因为在到达教室前两个人都没有摘下摩托车头盔,而是顶着这厚实的头盔径直走进了教学楼。并且明明她是看着两个人走进教学楼的,想要赶上去一起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两个人在某处消失了。
最重要的是,她觉得今天的摩托车驾驶员石动双叶似乎长高了许多。
在爱城华恋看不到的某一间厕所里,花柳香子和石动双叶两人才摘下了头盔。“啊啦,只不过是上个学双叶亲至于那么狼狈嘛。”花柳香子一如既往地喜欢调侃自己的石动双叶,只不过这样的声音若是配上石动双叶的外貌和声音就显得十分别扭了。石动双叶看着这样的自己打了个寒噤。
[花柳香子]叹了一口气,象征性地推搡了一下站在面前的人,想要责怪对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毕竟一大早起来发现自己彼此互换了身体这种事情谁能预料到!她不知道该把锅甩给谁。
甩给那只奇怪的长颈鹿好了。
不过她现在只希望现在自己还是在做梦,不然现在这样的情况真是让人头大,毕竟寄宿在自己身体里的花柳香子可太不让人放心了。“香子,我们该去上课了。”用香子的声音来叫香子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事情之一了,这么想着的[花柳香子]从马桶盖上坐起,就要把面前的[石动双叶]往厕所外推,“还有!既然我们互换了身体,为了避免麻烦就要模仿彼此尽量不要露馅,特别是你,香子!不要用我的身体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啊啊啊啊,好的好的,妾身答应你就是啦。”她总算是让花柳香子答应了下来。
不过石动双叶还是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比如,她十分不擅长的日本舞还有花柳香子不擅长的杀阵,虽然花柳香子把今天[石动双叶]的杀阵给毁了她倒不是特别在意啦,不过——
花柳香子很在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叶亲,你若是把扇子给掉了,妾身一定会在下次的revue里砍了你噢。”在[花柳香子]好不容易摁住了想要径直走上众人眼前的[石动双叶]后,[花柳香子]才拿着扇子走了上去。
而爱城华恋则是看着这两位日常“卿卿我我”。
嗯……第、第一步要怎么做来着?她知道花柳香子在日本舞方面是绝对不容许丝毫闪失的,因此她的手心现在全是汗,若眼神能杀人估计她现在已经被花柳香子拿着薙刀碎尸万段了吧。
“今天的双叶和香子好奇怪啊。”在脑袋彻底一片空白前,石动双叶的脑海中只回荡着大场奈奈的这句话。身体无意识地跟随着心中的节奏摆动,手中的扇子在抵达头部位置时缓缓展开。不知道过了多久,总而言之在她停下来之后换的了[花柳香子]应得的掌声,还有[石动双叶]缓和下来的注视。
呼——
她终于是熬到了黄昏。
石动双叶今天也从花柳香子大魔王的手下活了下来呢。
“双叶亲,其实日本舞也是可以跳的很好呢。”在偷偷摸摸前往车库的路上[石动双叶]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真是难得的夸奖。
“那……那是当然啦,毕竟我也是舞台少女啊。”
幸好花柳香子并不是极易脸红的体质,不然恐怕一直到戴上头盔她都只能保持着红脸而被花柳香子调侃了。
“香子,戴好头盔。”当[石动双叶]乖乖坐好在摩托车后座后,[花柳香子]将手上的头盔递给她。对方意料中地并没有接过头盔,她叹了一口气只好亲自将头盔轻轻戴在[石动双叶]的头上,然后给对方扣好固定扣。
自己给自己戴头盔是什么感受????
她体验了一把。
石动双叶觉得自己的脸还挺软的,捏起来大概跟香子的脸一样好玩吧。而且这还是她第一次以香子的视角审视自己——
大概自己真的要努力长高了呢,[花柳香子]轻松跨上驾驶位时她这么想道。
“香子,抓好。”将[石动双叶]的手拉到小腹前,她才放心地启动了摩托车。而后两人一路驶过校门、红绿灯十字路口,星光馆就在眼前。[花柳香子]却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而后视野完全被某人的校服给遮挡住了。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倚靠别人的背原来是那么的舒服。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回过神来的两人同时叫出了声,“刹车、刹车!香子快放开油门按刹车啊啊啊啊啊!!!!”石动双叶几乎是吼了出来,可是从来不接触摩托车的花柳香子哪里会知道这些,于是她选择了最直接的一种方式——
举起了双手!
油门被松开,但是余下的动力还是带着两人不受控制地向前奔去。
“啧。”反应过来的石动双叶向前伸出手去却丝毫够不到把手,只是脸徒劳地挤在花柳香子的背上而已,于是摩托车载着她俩直接冲进旁边草丛时,她发誓她一定要长高。
顺便把这次的锅甩给长颈鹿。
“啊……香子,你没事吧。”石动双叶晕头转向地从草丛中探出脑袋来还未摸清花柳香子所处的位置就刚巧碰见了从后方走来的爱城华恋还有露崎真昼。
“双叶,香子!”爱城华恋老远就冲挥着手冲她们跑过来,“你们……”
在做什么啊?
“打扰了!”露崎真昼抢先一步上前将还没说完话的爱城华恋给撤了回来,然后匆匆往星光馆的方向走去。
石动双叶这才发现躺在自己两只手缝隙间的花柳香子,未曾想到有一天花柳香子给石动双叶当了一次肉垫。确实是个微妙的姿势呢。
“啊啦,是双叶和香子珍贵的照片呢。”一只路过的大场奈奈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星见纯那无奈地替两人扶起了同样躺在另一处草丛的摩托车。
“所以双叶亲还要在我身上呆多久?”花柳香子弹了一下石动双叶的脑门,对方立马吃痛地弹起来往后倒去然后坐在地上。
“很痛啊,香子!”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从上方审视香子呢。
她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一天,只要都怪在长颈鹿身上就好了吧。